跨境电商成为稳外贸重要力量

来源: 时间:2021-03-25 09:47 阅读:1459 打印页面

在商务部等六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扩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严格落实监管要求的通知》中明确,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扩大至所有自贸试验区、跨境电商综试区、综合保税区、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保税物流中心(B型)所在城市(及区域)。

受访专家表示,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体系不断完善,在丰富国内市场供给、带动相关行业发展、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等方面取得积极成效。我国跨境电商保持快速增长,同时带动大批传统贸易和制造企业转型升级,成为稳外贸重要力量和外贸发展新动能。

跨境电商进口不断扩容

促进国内国际市场畅通

据了解,201811月,商务部等六部门出台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政策,在北京等37个城市试点运行,2020年进一步扩大至86个城市及海南全岛。日前,试点进一步大范围扩容。

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表示,本次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大范围扩容,反映了政府部门对前期试点效果的认可和对试点放开之后监管能力的信心。同时,试点扩容将促进我国东中西部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扩大体现了商务部门‘放管服’,让地方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地方各方面条件具备,而且有发展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愿望,应尽量满足这些发展诉求。特别是在疫情期间,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更能发挥满足人们购买海外产品需求的作用,保证国内国际市场的畅通。

王健表示,跨境电商把生产端与消费终端连接起来,成为中国稳外贸非常重要的贸易方式。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国家实体店经营受到影响,消费者纷纷转向线上,全球各国电子商务的渗透率不断上升。据海关统计,去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口0.57万亿元,增长16.5%

企业转战跨境电商

平台发挥重要作用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外贸企业通过线下渠道开拓国际市场受阻,一直走线下销售的中小外贸企业主纷纷转战跨境电商。宁波嘉泽厨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传军也是这样,但由于对平台、销售、仓储、售后等一窍不通,马传军迟迟不知如何下手。

在宁波市政府指导下,22家企业和高校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宁波)跨境电商出海联盟,通过平台共享帮助中小外贸企业少走弯路,降低经营成本。

“联盟整合各理事单位资源,为我们提供了线上销售平台,产品卖到哪里、哪些产品卖得好都一目了然。”马传军说,以前对海外消费动向的反应相对滞后,现在几乎每两三个月就要对产品更新换代,面对海外竞争也更有底气了。再加上货物储备于理事单位的海外仓,在派送时效上,相当于与国外卖家站在同一起跑线。

318日至20日,首届中国跨境电商交易会在福州举行,超7.2万名专业客商到会采购,意向成交金额35亿美元,全球跨境电商主流平台、全国知名跨境电商服务商、外贸优质供货企业、专业采购商等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刚在福州参加完此次交易会的eBay全球副总裁、国际跨境贸易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郑长青对记者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境外消费者逐渐习惯线上消费,市场需求的蓬勃发展为跨境电商的未来构建了坚实基础。凭借全球平台的优势、强大的产业整合能力、成熟的产业生态系统和丰富的人才储备,eBay将继续推动跨境电商生态圈的完善和升级,帮助中国卖家进一步做大做强跨境电商出口,为中国卖家和国外消费者创造一个无缝连接的交易平台。

据悉,在本次交易会上,eBay首次推出供应链整合解决方案,帮助卖家解决在产品采购渠道、资金压力、物流环节等方面所遇到的痛点,从而进一步拓展线上业务发展,加快国内企业布局全球市场。

跨境电商模式创新

注重服务生态体系

在王健看来,跨境电商的模式创新可以帮助中国企业迅速改进产品设计,树立产品品牌形象,对中国制造业和外贸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一些涉足跨境电商多年的企业不仅在产品结构上阶段性“转型”,还把眼光投向新的海外市场。四川米仓公司总经理查培梁介绍,公司寻求新合作伙伴,正与缅甸、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大采购商保持密切沟通,并计划在疫情后重启海外仓建设。“我们正与缅甸最大的国企洽商合作,计划在仰光附近建设中国商品分销中心。”

当前,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蓬勃发展,但电商平台、物流、支付、仓储、售后等配套设施仍需跟上。“政府和企业应当共同推动跨境电商发展的高效化、规范化,强化监管,做好溯源。”浙江大学中国数字贸易研究院院长马述忠表示,要加快完善跨境电商综合服务体系,进一步发挥新业态优势。跨境电商企业也应关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经济、卫生防疫等情况,提升自身的抗风险能力。

“未来,跨境电商的发展应注重服务生态体系的建设。”王健表示,中国跨境电商已经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已经不仅是传统的线上跨境买卖,而更多的是一个服务的生态体系。因为服务的生态体可以调动全球资源,让国与国之间特别是中小企业都融入跨境电商的生态系统,共同参与合作,达到共赢局面。我国相应的政策、法律规则体系也应相应调整,更多支持服务生态体系。